渔村暮火(3)

不知道大家在玩游戏的时候有没有角色代入的毛病,玩个纯阳就觉得自己特仙风道骨,玩个万花就觉得自己特别清冷别致,玩个毒哥就觉得自己特别妩媚妖娆,腰都细了好几公分,玩个萝莉就觉得自己整个人又他么重活一回,心脑肝肺都是干干净净不染纤尘的,还特想跟在人家屁股后头叫爹喊妈?给喂个糖葫芦啊,喂!

说实话,楼主有,楼主更完帖子就去治一治。

在了了眼里,小五毒就是个柔软的小姑娘,不管背后操作她的人是什么样的,了了对她是没有心防的。

所以了了有时候会跟小五毒说一些生活中的琐事,比如说今天吃的某样东西特别好吃,比如最近有哪部电影上映很想去看,又比如说入冬这么久还不下雪等等类似的闲言碎语。

小五毒基本上都会回应她,但是不会跟她扯的很远,总是适可而止。

大多时候,大家会看到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小五毒和一个南皇军娘并肩驰骋在各大任务地图,白龙口的归语林,无量山的花山集,黑龙沼的绝迹泽……有时候南皇军娘跑得快了,她会停下来等小五毒慢慢的跟上来。她们之间大多时候是沉默,但是那份沉默中透露出来的默契没有人愿意打破。

– – – – – – –

有时候,了了很想问一问五毒的大号是谁,但是却又害怕知道。她对自己说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如果结果还是一样的话,那就不如不问。

有一天了了身体很不舒服,但是那天正好赶上帮会的英雄荻花团,她咬咬牙没有跟花哥请假。但是意志再怎么坚强,也熬不过病痛的身体。那天她失误了,而且不止一次,帮会里一片唉声叹气,花哥也密她问:“今天怎么了?”她咬咬牙说:“没什么,刚才不小心。”然后爬起来再次冲向boss。

那天打完副本了了几乎快要虚脱,她正准备给小五毒发个密聊说今天等不及带她了,小五毒却刚好上线,然后邀请她组队。

了了对小五毒说:“今天不能带你了,我身体不舒服,很不舒服。”

小五毒问她:“生病了?严不严重?”

了了说:“肚子疼。。。。。。”

小五毒说:“那你赶紧休息去吧,喝点热水。”

– – – – – – –

第二天花哥密她说:“我准备再给帮会培养个主T,你没什么意见吧?”

了了当即点头,再这么T下去,她可要真要趴下了。

然后花哥又说了一句:“还得再培养个指挥,我也有点累了。”

了了一时不知该做什么回应,她确实心疼花哥指挥太累,但同时觉得这么犀利的指挥退隐江湖着实有些可惜。

但是她尊重花哥的决定,每一个决定!

了了冥冥中似乎猜到了什么,可是她不敢也不愿去细想。世人常说难得糊涂,此时的了了希望自己就这样长坠梦里,一生不醒。

帮会里的新主T和新指挥很快就选好了人选,花哥给他们三个cd的时间让他们成长起来。

了了顿觉身上的压力一下轻松了好多,很快她就可以解放了,三个荻花cd,三个星期。

小五毒又渐渐很少上线了,但是了了却没有担心,因为她似乎能够肯定那个号的主人现在在忙些什么。她期待着三个星期后的重逢,那个时候小五毒应该很快就能到80级,然后她决定送她一匹素月,金子都攒好了。那个对她太好的人,让她不知该怎么回报,只能把她觉得在游戏里最好的东西送给他。

– – – – – – –

三个荻花cd过去了,了了正式下岗。那天晚上她满怀欣喜的等小五毒上线,可是她没有等到。连着两天,小五毒没有上线,花哥没有上线,青青帮主也没有上线。

然后了了从帮会里听说,青青去了花哥的城市。

对于花哥的退隐,青青表示不能接受,所以她要去找花哥当面谈一谈。

作为帮主和指挥互相之间留个电话是很正常的,所以青青去之前根本就没有跟花哥打招呼,而是直接飞到花哥所在的城市,然后打一电话说:“我要见你。”

了了觉得心很疼,疼得她胸口发闷,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发泄。

– – – – – – –

第三天,花哥上线了。

花哥召集到帮会yy开会,了了也在,可是她没有去。她一个人神行到了融天,跑到上次小五毒下线的的地方,默默地站着。

过了很久,花哥下线了,小五毒出现在她眼前。

小五毒看到了了也没什么太大的意外,直接组她进队。

“还有一点就到80了,陪我做完吧。”

“好。”

了了说,从那一刻起直到最后她的眼泪就没停过,就那么一直流,一直流。是融天的山岭太过干燥,所以需要一些水润吗?

“什么时候知道是我的?”

“忘了,也许很久以前,也许就在刚才才敢确定。”

“没有想故意瞒你,其实我也是在装糊涂。现实太清醒,所以有时候很想做个梦,武侠梦,梦里有江湖恩怨,也有儿女情长。”

“那为什么还要拒绝青青?”

“确实拿她当妹妹。”

“你没见她?”

“见了,带着女朋友一起,然后说这是游戏里认的一个妹妹,一块吃顿饭。”

“她一定很恨你。”

“知道,但是只能这样。”

无奈,太无奈了,了了闭了闭眼睛,眼泪更加的肆无忌惮,她终于明白自己这场黄粱梦该醒了。

“当初为什么收我进帮?”

“怜悯,还有愧疚!”

“所以才对我那么好。”

“是。”

“我不要你可怜!”

“我知道,你很好。”

屏幕上一阵光芒闪过,小五毒满80级。

“我不准备玩了,刚刚开会已经把帮会里的事情交代清楚了。”

“我也不准备玩了。”

“也好,你该多出去活动活动。”

“那再见嘛?”

“等等。”

下一秒,一颗亮丽的海誓山盟在了了的脚下华丽绽放。

“我一直说自己在游戏里不情缘,但是……你知道就好了。”

世界频道闪过小五毒对了了的誓言,没有人知道小五毒是谁,但是了了知道就够了。那些悲壮的誓言永远都无法实现了,但是曾经听过就够了。

光华淡去痕迹,花瓣碾进尘土,融天岭最终回归荒凉。

小五毒摸了摸了了了的头:“不要哭。”

小五毒下线了。

整个世界都空了,只留下独自在电脑面前泪流满面的了了。

融天岭的歌声是那么的苍凉,是不是因为在那片土地上曾经发生了太多的死别,太多的生离?

– – – – – – –

忘不了,忘不了,还是忘不了。

剑网三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还有那个人。

几个月之后,了了重新安装了客户端,练了个女万花。

她一点点地升级做任务,再次走遍剑网三大大小小的地图。

在某些个任务点,她会停留很长时间。恍惚中,有时候她会看到一个小小的身躯一手叉腰,一手执笛,霸气非常地站在那里,有时候她又会看到一个黑衣长发的花哥慢慢的朝她走来,抬起的手几乎就要摸上她的头。

那天了了做完无量山的任务,回到主城卖掉包裹里的杂货。

喜欢设置自动拾取的她,包裹总是不够用。

当鼠标点到那枚蓝色戒指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又大哭了起来。

那枚蓝色戒指叫做渔村暮火,那也是花哥的ID。

============================================

渔村暮火(3)》上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