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2)

第一个故事:【气纯奶自己,万花落无敌】

“军娘,我有50个甜象草,能不能陪我刷悦?”

其实我当时没看到这条密聊,是因为我骑着饥饿的龙子狂奔在坑爹之路的中点和东点之间。

心满意足踩够了人出了战场,才看到这个艾迪叫【酸奶】的密聊。

我还没来得及,她又怯怯地发了一条:“如果不够的话,我现在去苍山洱海采点来可以吗?”——这种以问句结尾的,肯定是个善解人意的软妹子。

军娘一向知足常乐。点她进组。【酸奶】,在吃货心里印象分大大的有!

是个拓印了半夏的萌花萝,295一套,加几件325,在上个赛季中期算是很不错的pvp装备了。

那个年代,还不是一天可以重置很多次五人副本的现在。因此我带老板都是一天两天三天地刷,但基本上没有出现过超过十天的。

和酸奶的刷本经历还算顺利。第一天并没有出悦,但是出了挂件包;第二天就出了悦。

她打字在队伍频道谢我,交易了我五十颗甜象草。

我正要神行,酸奶说:“那个……军娘……”

秒断读条。

她还没说下一句话,就突然有人组我。是【玉清玄明】。

“渣咩,来找我玩么?”玉清是我在这个区认识的最早的朋友之一。他是一只拿着大橙武的咩咩,长期在装分排行榜前五,pvp小帮会的帮主,长安门口经常插旗,风骚名声在外,被熟人们戏称为渣咩。

“李傲血不在,55队你上他号打一下吧。”李傲血是一个专业代打的军爷,玉清和我的好朋友,当我还是水货的时候被他虐得乱七八糟,后来在他的指点下我也算是渐渐玩得凑合。

“酸奶,你也在?一会儿打战场你来吧。”

“嗯,帮主。”

= =原来我没有顯示其他玩家的帮会。原来玉清和酸奶是认识的。

只是酸奶刚才要跟我说的话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去了玉清的yy,很快撸完了任务十场。

他又很快组起了战场,由于我是恶人他是浩气,我只能挂着yy听他们打。

玉清说:“酸奶你在么?给野人刷一下yy。”

“酸奶?在不在?说话啊”

这时候我就听到一个一点也不娇嗲反而很清爽的声音说:“在呢帮主。”

我这才想起来,其实我早都知道酸奶这个人。

我,李傲血和玉清作为三个唱歌跑调的大苦逼,从来不敢当着别人面唱歌,只敢偷偷关在小房间我们仨互相嘲讽。

偶尔有个黄马妹子会跳到小房间,有点怯怯地问:“帮主,今天组织战场吗?”我们仨都会吓一跳。

这个妹子就是酸奶。

我们都是愉悦的二逼,所以不太会介意,一般都是玉清陪妹子聊几句,大约就是“日常做了没”“缺不缺T这里有两个傲雪军装T快带走”“先去帮会吃宴席一会儿我带战场”这种话。

酸奶妹子每次的来访都会以“啊那一会儿打战场的时候叫我,我就先不打扰了”结束。

我把这事儿告诉了李傲血,他说:“真是一个爱打战场的妹子啊。”

——男性的神经都是跟下水管道一样粗吧。

我跟傲血说,我甚至怀疑酸奶找我刷本也是知道我和玉清很熟然后借机……?

“傲血,你觉不觉得玉清跟着妹子有一腿?”

李傲血一边吃着饺子一边说:“玉清是蜈蚣精转世成的蠢羊,有很多条腿儿,跟谁都有一腿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