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4)

在我以为他们要情缘的时候,玉清突然密聊我:“军娘,我的一个朋友伤害了一个妹子,想送她一匹里飞沙马驹,你觉得可以弥补罪过么?”

我想起来,玉清以前的竞技场队友,是著名的苍山洱海抓马小达人,艾迪叫中国移动。八成是玉清渣了妹子,以马赎罪。

还“我的一个朋友”,啧啧。

我说:“呸,妹子喜欢你一场就值一匹里飞沙吗?”

他说:“但,我不想让她觉得喜欢我一场连一匹里飞沙也不值啊。”

聊了一会儿,我大概明白了。玉清很享受和酸奶在一起聊天,有人陪伴他,但是他不想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他说:“她是认真喜欢我的。但是,异国,网恋,你在跟我开玩笑嘛?”

就这一点来说,我不知道该说玉清什么。

就我个人而言,我也觉得早断早好。趁着妹子没有情根深种的时候。

有一天,同城的恶人秀秀约我出来玩逛街和下午茶,说到时候一起去的还有几个恶人PVP大帮会的妹子。虽然我是一个PVP散人,守着只有7口人的PVX帮会,但还是乐颠颠地去了。

彼时的这个服务器,恶人已经基本结束了内战。其中两个大帮会【杯雪】和【浮生】是长期穿一条裤子的友帮。约我的妹子是浮生帮会的,但那天也去了很多杯雪的汉子和妹子。

浮生的秀秀说:“军娘,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以前杯雪超级犀利的秀秀酸奶,我最开始的手法都是她教的,可惜现在玩奶花了。”

我的小伙伴把我给惊呆了。

酸奶是个大长腿妆容精致的美女,和大家嬉笑怒骂打成一片,只有熟悉的清爽的声音提醒我,这确实是我认识的那个默默喜欢玉清的妹子。

我还是无比八卦地开启了“玉清玄明”的话题。于是,我和酸奶就落了单,缓缓地走在后面。

酸奶告诉我,之所以去玩奶花,都是因为玉清的签名。

他的签名一直都是一句剑网三经典口误:“气纯奶自己,万花落无敌”。

于是,酸奶猜想玉清可能喜欢的是所谓的花羊官配。而花花里面似乎花萝比花姐更讨喜一些,所以她玩了花萝。离开了一直呆着的杯雪,来了浩气,来了一个没什么激情的pvp小帮会。连杯雪的攻防指挥、帮主,两次三番来yy叫她回杯雪,她也只说“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完”。

这个漂亮的姑娘恐怕不缺乏追求者,但竟然就陷入这样的执念。

我一声叹息。

恋爱是不是能让一个人变成名侦探柯南?

但问题是,她只猜对了一半。

没错,玉清是不喜欢花姐,但其实——玉清喜欢的花花,是一个花哥。

别误会,玉清是直男。

十个花哥九个妖,他喜欢的就是一只妖花。

我和玉清的相识,就是当年他、花哥和我一起刷悦的时候。

那次脸出奇的好,一次就出了[悦],而据说花哥为了这个悦已经刷了半年多。

花哥在团队打字:“玄明,快奉上羊毛胖次,你的爱人终于可以为悦己者容了。”然后发了个舔的表情。“来梳头嘛玄明。”

甜蜜的气场让我觉得自己像破军大师的脑袋一样发光发热了。

玉清是一个出手豪阔的雇主,为博美人一笑,为了打发碍事儿的我,他直接给了我100个皇竹草。

那笔收入,成为我迄今为止的单次最高收入,因此回忆起来真是历久弥新,越发不敢忘。

虽然那次恶人pvp聚会上,酸奶跟我承认她喜欢玉清;但玉清跟我说,酸奶从来没有跟她表白过。她只是默默地为他读着条加着血,为帮会做宴席小药,在帮会仓库随时填补茶馆五件套。

李傲血说,从此连他的茶馆五件套都不用担心了。

其实那次面基,酸奶跟我说了一个词,叫“抖M”,她说自己在玉清面前有点“抖M”。作为一个土鳖军娘,我以前没听说过这个词。大概就理解为,酸奶很喜欢玉清性格比较强势专断,因此她难以自拔,只能更加沉默地跟在他身后。

酸奶明明是很开朗的性格,不知道为什么,她和玉清玄明在一起,一直都是“嗯,帮主。”“好的,帮主。”“稍等一下马上来啊帮主。”“我这里有汇珍不用买了,帮主。”

别的妹子娇嗲嗲地喊“玉清”,她却一直喊着“帮主”。

其实,对于大马金刀快意恩仇的军娘来说,其实这种纠结的暗恋模式难以理解。——名不正则言不顺。

如果是军娘我喜欢谁,就交易他一筐皇竹草,吃了我的草就是我的人。嫁还是不嫁一句话都事儿!

但所谓的“抖M”当事人乐在其中,旁人也无从置喙。

玉清虽然还是到处给别的妹子帮忙,但因为需要管理帮会,带战场,组织巡山,大多时候还是和酸奶在一个组里。

慢慢的,酸奶和我、傲血都熟悉了起来。我们都以为这么下去,俩人迟早是要在一起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