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5)

这种表面上的动态平衡,因为一个小五毒的出现,被打破了。

一转眼到了冬至。

我们一起去做打遨游的任务。我,李傲血,玉清玄明,酸奶,T奶都有,只缺一个DPS。就开始在三才阵门口喊【有饺子的DPS进组速刷不纠结】。这时候,一个一身帮贡的毒经出现了,是一个刚毕业的大胸毒姐。

“毒姐,你站在我的位置,拿一下饺子,用饺子输出,读条了就扔煤球,点名了就拉着boss满场跑,注意不要拉脱了。”玉清简单讲解了一下就开打了。

煤球打断什么的有我们,倒还好。

但毒姐可能副本经验太少,一到点她的名,她就聂云出去或者满场乱跑,不断地拉脱。

“上yy吧毒姐。”

李傲血扔了个YY号,一会儿接待频道就出现了一个白马。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玩,不太会玩,麻烦你们了。”她一进来就开麦了。

不得不说,这个五毒是我玩剑三以来听到过最软的声音,甜甜糯糯。

李傲血密聊我:“要不是你傲血哥有女朋友了,非得跳进这妹子的锅里啊。”

毒经有锅么……

我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回了一个:“小心你被蛇蝎美人的蛤蟆舔死。”

玉清玄明开了麦:“没事的,我们也是亲友娱乐。来,你别怕,不要跑得那么急,我们治疗能奶的住你。”

毒姐说:“我怕她来不及捡煤球呀。对不起啊,我有点笨。”

玉清说:“没事酸奶是大奶靠谱的很呢。对吧酸奶。”

酸奶开了麦,淡淡地说:“我尽力吧,帮主。”

玉清接着说:“妹子,你只要不拉脱就行,我有镇山河,8秒无敌,保你平安。”

我瞬间脑补了几行黄字:

5

4

3

2

1

玉清玄冥对毒姐开启了勾搭模式。

说实话,除了竞技场,其实玉清很少落山河。

竞技场2200后,玉清大多数时间都在插旗。本服的插旗规矩是气纯不开紫气山河。所以长安门口是绝对看不到他落山河的。

野外一起去玩的时候也是从来不需要落山河的。虽然玉清的帮会是个比较小的pvp帮会,但是这个服务器不少厌倦大帮帮战和攻防的pvp高手都在这个帮会。基本上不碰到pvp大帮会都是完虐的节奏。

玉清说:“山河那是随便落的嘛?画地为牢,护卿平安。”

我说:“就是【吃了我的马草就是我的人的意思么】?”

玉清说:“……天策府能有点文化么。不过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我听到玉清要山河的时候,耳朵都竖起来了。

这次又是要拉脱的节奏。

玉清在yy里说:“毒姐,别怕。”

“毒姐,别往那边跑了。”

毒姐突然就停着不动了,血槽将空之时——

——玉清玄明·8秒·镇山河——

终于。

我们打过了遨游,本来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长安内城大战三百回合的节奏,突然听玉清说:

“妹子,你是浩气吧?要不来我们帮会吧。人不太多,但是保证你不受欺负。”

冬至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十四战阶的,295还算是很好的装备,那时候,玉清的帮会已经有很多325毕业的大号了,只是他们都在长安内城插旗,不常出去放风儿遛弯儿。

于是毒姐喜闻乐见地去了玉清的帮会【血染昆仑路】。

八秒真男人,把妹神技,你值得拥有。

我猜测,酸奶应该不会很高兴。

后来我疯狂地迷恋上了当主T,T副本,当然也就T一下下水道啦十人烛龙殿啦这类的。

但是对于一个只有7个活人的恶人小帮,十人烛龙殿是我们的大型帮会活动。

于是,很久也不去长安门口和昔日的pvper们插旗。

李傲血平时是个高贵冷艳的军爷,但同门之间有一种奇葩的八卦气场。

他经常跑来八卦:

玉清带着毒姐打了1800啦。——不是22,是酸奶陪他俩打的33.2v3啊。

玉清在帮会活动的时候给唱了三首歌的毒姐上了黄马,副帮主说他色迷心窍了。——酸奶帮玉清和毒姐说话来着,说妹子就不能做管理嘛,副帮主你的2000分还有我这个妹子的一份功劳啊?

玉清帮毒姐报仇,在苍山洱海杀了个【杯雪】的明教,被悬赏被刷世界啦。——酸奶找杯雪的帮主摆平了这事儿,杯雪的帮主真是把她当亲妹妹一样疼啊。

我又自行脑补了酸奶说:“好的,帮主”的声音。

过了1800分之后,竞技场2v3就很难打了。所以一直都是在1800左右徘徊。

主要原因是虽然毒经不复杂,奈何妹子实在无心pvp的手法。

玉清让我上毒经号,被我的“烛龙殿来远程和奶秀8=2 拒绝等于重复”的喊话噎回去了。

其实我没准备打烛龙殿,我只是单纯地不想上不熟悉的职业号打竞技场,特别是已经到了1800上下。

——我怕被玉清喷得狗牙满地无处找……

玉清一般情况下,都是一只很和善的咩,除了竞技场。

当年我还穿着255一套的时候,玉清说,我带你打22吧,打到1600你就能换武器了。

那是我第一次竞技场,我所能做的所有事似乎就是看着玉清一挑二。玉清知道我是255的新人,但他还是会说,“被控了就开风啊你的风很难按嘛!!!”“山呢山呢被你吃了吗!!!!”“开个虎吧求你了姑奶奶!!!!”“卧槽你倒是控一下奶再死啊!!!!”“你看看你这伤害量对得起曹雪阳的教诲吗!!!!”

玉清在我心里就是这样余音袅袅的凶残喊话和一个马景涛的咆哮头像。

所以“你为什么不开云栖松”的录音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我和傲血还有一起打竞技场的剑纯陈剑飞,听了都是呵呵一笑,——那是因为你们不认识玉清玄明的竞技场人格。

说起来,酸奶和玉清的认识,也是因为竞技场。

这段往事是当时面基的时候,酸奶给我解释“抖m”这个词的时候讲的。

那时候酸奶还是在杯雪的一只奶秀。玉清和他的固定搭档剑纯陈剑飞打33已经很久了,但剑飞的情缘,33队里的治疗突然因为现实的事儿A了。于是这俩人就在世界频道喊犀利治疗,插旗进组。

陈剑飞在来浩气之前,是恶人【浮生】帮会的一个犀利剑纯,本服也算数一数二。他厌倦了浮生和杯雪联盟和其他恶人帮会打内战,就来了浩气。但他那天还是跑去了浮生杯雪的联盟yy频道喊治疗。

于是酸奶就去了。

他们打的还算顺利,但毕竟是新的队友,磨合的比较艰难。玉清完全不因为酸奶是个妹子而留情面。酸奶有个问题,有时候被dps追的急了她会雷霆那个dps。这一点,以前在杯雪,大家都一笑而过,却被玉清严肃地批评了。

“我打谁你雷霆谁,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

“又不是第一天打竞技场,你是治疗,看到掉血心这么虚?蹑云乱按?”

“华山之巅能不能二段跳+小轻功上台子?浪费一个扶摇干嘛?”

陈剑飞都看不过去了,说“哎哎,渣咩你别这么激动,她是个妹子。”

玉清说:“竞技场,享受的就是和队友并肩作战的快乐。不跟她说老哄着她,她永远也享受不到心有灵犀赢得胜利的快乐。”

酸奶跟我复述这段往事的时候说:“军娘,你说我是不是抖M?以前在恶人,我跟杯雪和浮生还有仗剑的几个pvp大帮的人打过很多次竞技场,我的毛病他们都知道,但是没人敢说我,因为我是妹子。但打着打着似乎就卡在一个分数上不去了,慢慢也觉得没意思了。”

“玉清好凶,可是我觉得他说的都对。”

“军娘,你说,他对我一点都不温柔,可是我反而觉得他很好很好,不是哄着我。”

“军娘,他对我那么居高临下,可是我觉得他才是真正地把我当平等的队友的人。”

“军娘,我很喜欢玉清。”

军娘不知道怎么回答,怒喝了三杯葡萄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玉清就和毒经酸奶仨人纠结在了1800。我还是忍不住去听了。那天陈剑飞李傲血也都在,yy还来了个稀客。是杯雪的帮主,恶人以前的阵营指挥。杯雪的帮主夫人和酸奶是现实同学,所以杯雪的帮主很照顾酸奶,长期希望她的奶花号也回恶人。
本服浩气强势,浩气转恶人是很方便的事情。

那天的33打得真是太惨烈,不忍回首。

我陈剑飞李傲血仨人在做美人图,一直在组队里打字聊天。打赌玉清什么时候爆发。

听到玉清说“冰秀橙武,藏剑单橙武,奶秀还小一些……”的时候,陈剑飞就打字“目测他们要跪。”

这时候毒姐开麦了,糯糯地说“哎呀我觉得这个打不了呀。”

玉清淡淡地说:“不打怎么知道。酸奶,星楼交了告诉我”

然后不出意外地跪了。

玉清火就上来了,“酸奶,星楼什么时候交的,为什么不开麦?”

酸奶说:“没来得及按F2说话……”

玉清说:“打到这会儿了不知道开自由麦?”

酸奶说:“家里有人,有点乱,不方便开自由……”

玉清没有说话。

毒经倒是开麦了:“玉清你别生气啦好不好,酸奶也不是故意呀。也不着急冲分,谢谢亲爱的们,辛苦啦~”

玉清说:“算了不排了。做日常吧。”

突然毒经说:“怎么有人点我切磋?”

大概不到一分钟,远在瞿塘峡白帝城笼子里的我就脑补了长安茶馆门口出现了这样一行黄字:

杯雪的帮主在战斗中战胜了毒经妹子。

这时候杯雪的帮主开麦了:“酸奶,跟哥回恶人。这毒经玩成这样,打个蛋啊。”

我,傲血和剑飞都在组队频道发了惊恐的表情。仨人都被这个“打个蛋啊”震慑了,他俩本来还在愉快地木人阵,也陪我进了笼子里。

——山雨欲来风满楼。

杯雪的帮主的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僵住了,这时候玉清开麦了。

出了竞技场的玉清又恢复了淡定高富帅气质咩的形象。

他说:“就算是2600选手,也有小白亲友。建这个帮会的初衷,就是让不爱口水的pvp安心插旗打竞技场,同时能一起保护自己想保护的小白亲友。”

他停了一下,又说:“酸奶,下次能开自由麦的时候再打吧。”

然后“登”的一声,杯雪的帮主就退了yy。退yy都能退出一种“拂袖而去”的气场,点赞。

酸奶说:“对不起,毒姐,杯雪的帮主就是那种脾气。大家都是新人过来的。”

毒姐说:“没事的呀,来来我给你们唱歌。”

然后她就唱了很温柔的古风歌,李傲血和陈剑飞俩人拼命地起哄架秧子哄妹子开心。

一场风雨就这么消弭了。

然而,我的微博就提示我有一条新的分组微博:

酸奶更了一条:“原来有些人是需要保护的小白亲友,有些人是必须成长不能被哄的竞技场队友。”

这个分组只有我,之前约我出去玩的浮生的恶人秀秀,和杯雪的帮主夫人。
三分钟之后再看,她删了。

人心的波澜,再怎么样也没法平息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