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8)

后面的故事和一切818很类似。

玉清包了200小铁,玉清变成了碎魂军爷,买了里飞沙,做了情人枕,异瞳新旧白发当然也不能少。找了队友,终于打到了2200。

玉清,哦不,碎魂,很快有了情缘。很快又死情缘。很快又有新的情缘。

我不想详细说这个故事了,他周围人来人往,只是里飞沙后面坐的永远都不是酸奶。

作为老朋友,还没来得及知道他的情缘是谁就又死了。

陈剑飞经常边写作业边跟我说:“军娘,玉清又换情缘了。新情缘长得真好看,唱歌也好听……”

李傲血说:“写你的作业,小P孩。”

我跟他说:“陈剑飞,三观要正,少和玉清那个渣儿混在一起。”

酸奶一直什么都没说,她突然忙了起来。——她在上英语课,每天都来去匆匆。偶尔上线我们聊得也是“雅思口语没有机经怎么应对”这种问题。

有一天,剑网三出了新的推广活动,玉清要做轿子,弄了很多号,各种职业。

他给我和李傲血一人一个号,说去月卡服看看也好。我上的是个藏剑号。

我和傲血上线的时候,发现队里有他,酸奶,一个秀秀,还有我俩。

他让我们去看他的轿子。

队聊频道,酸奶说:“师父师娘,我们要不要去打大战?”

秀秀说:“酸奶,我们不是每天都等着你做任务的。你毕业这么久了,你自己去玩吧。”

看见那个“你自己去玩吧”,我的火气蹭得上来了。

我没忍住在队伍打了“呵呵”。

秀秀根本不相信我和李傲血是玉清老区的朋友上的他的小号,她说:“夫君,精分很愉快么?”

我懒得再说。

酸奶退队了。我也下了游戏。

她邀请我去了她的私人yy。

我还没来得及戴上耳机,就听见她说:“军娘!!!!我就跟你说一句话!!!抖M也是有自尊的!!!!抖M也是有自尊的!!!”

震耳欲聋。

我妈妈在隔壁房子都听到了,说:“你是不是又在打那什么攻防?怎么指挥变成女的了?”

理所当然的,酸奶再也没有上过月卡服的那个号。

第二天,玉清和秀秀死情缘了。这次死情缘的方式简单粗暴,他把碎魂军爷号转到了另外一个月卡服。

玉清再也没有找情缘。

玉清到了新的月卡服,不指挥战场了,也不开麦了。就是常年挂在【血染昆仑路】的yy。

剑飞和傲血经常和玉清聊天,但我一般不说话。

我心里那个挂着悦跳来跳的萌花萝,还有大长腿的美貌妹子,凭什么就要和一个不勇敢的男人浪费她的时间?

玉清,剑飞和傲血意识到了我对玉清的敌意,说:“军娘,我们在一起玩这么久了,有什么话不能直说么?”

我没搭理他。

他说:“军娘,我知道你在。”

我开麦了:“你让我说什么,玉清玄明?”

“所谓的不能爱其实是不敢爱。懦夫。”

“说什么‘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她,别再理她了。”

“酸奶不是你并肩作战心有灵犀的队友吗?上次55她神打断我们赢了双橙武队的时候你忘了吗?爱人难道不是又爱又怜又尊敬的人吗?”

陈剑飞突然开麦:“对啊,我们一起打竞技场确实很开心。

我怒吼一声:“陈剑飞写你作业去!别插话!”

就听到玉清开麦了:“我们一起截图,我们一起去劫狱,打竞技场,……”

我控了他的麦:“行了,别跟我们仨大老爷们说,你只能感动你自己。”

怒退频道。

把渣咩骂了一顿心满意足去了长安门口插旗。

看到一个顶着【血染昆仑路】帮会的花哥。

这号是【血染昆仑路】的公用管理账号,就我们几个人有这个号的账号密码。李傲血和陈剑飞在他们自己的号上,玉清早已不上这个花哥号,估计是已A的犀利藏剑郭伟伟上的号。

我点了他,他的目标是一个气纯,帮会【但见花开】,新成立的竞技场帮会。名字很平常,叫【七星拱瑞】。没听说过的气纯,能让郭伟伟一直凝视,看来是玩的不错。

点这个气纯插旗,结果是个橙武哥,玩的还不错,出特效了把我拍得不要不要的。

我再仔细一看,这附魔,这搭配,——不就是玉清卖出去的那个号嘛!

我点了花哥进组。

“郭伟伟?你回来玩了?藏剑号呢?”

“军娘,我是酸奶。”

军娘惊呆了。

“酸奶?你怎么玩这个号了?光板号只有255治疗装,没啥好玩的啊。我带你打竞技场去?”

“军娘,我是回来看看的。”

“酸奶,这帮什么都没有了,退了吧,回恶人来,咱俩昆仑巡山去。”

“这是玄明的最后一点心血。”

她终于不叫他帮主,也不叫他师父,所有人都叫他玉清,只有她跟他前女友一样,叫他玄明。

“我就替他照顾一下这个帮会吧。”

“毕竟,一起玩了那么久呢。”

她边打着字边缝起来了一个摔死在赵云睿旁边的小唐门。

……如果上天赐给我这样一个妹子,我就把我的皇竹草都送她。

悦·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8)》上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