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7)

【【【【【【这个故事并没有结束】】】】】】】】

玉清走了之后【血染昆仑路】也渐渐没落了。

李傲雪为了十四战阶挂件去了恶人,还是天天主城插旗,陈剑飞则是因为怀念【浮生】的大帮气氛回去了,天天帮战。浩气新成立了一个竞技场帮会,叫【但见花开】,【血染昆仑路】没有A的pvper大多选择去了这个帮会,为了备战新赛季竞技场。

副帮主带着打pve的人另立门户,建立了一个pve帮会。

昔日的【血染昆仑路】变成了一座空城。

玉清在月卡服买了个天策号,有大铁,但基本上也是光板号。总的来说很便宜。

大家都知道80年代的天策pvp是很苦逼的,他偏喜欢挑战。

由于不在一个服务器了,我们偶尔的交集就是大家都上体服插旗,他从被李傲血踩得站不稳到慢慢胜负55开。

强者是不断学习和成长的。

酸奶是A了。

但浮生的秀秀告诉我,酸奶又跟去了月卡服,玩了一个奶花,拜了玉清为师。

……我听到之后,唯一的反应就是:扶额。

玉清跟陈剑飞说,酸奶是个好姑娘。酸奶是他玩这个游戏以来,默默付出不求回报的妹子。

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但是我什么也给不了她。”

横跨着太平洋,12个小时时差,还有万水千山的未知未来,——酸奶甚至没有见过玉清的照片。

作为一个工科男,玉清说:“我绝不给给不了的承诺。”

剑飞说:“那你就让她死心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