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6)

为什么说“时间点”是个很神奇的事情呢。因为上面这段不愉快的插曲,发生在2月14日下午。

陈剑飞晚上去上补习班了,李傲血去陪女朋友了。楼主从姥姥家回自己家,下午之后就没上线。

回到家洗个澡吃个水果,已经12点多了,该秀恩爱的也都秀完了。就上线去苍山洱海挖马草。

这时候,酸奶突然密我:“军娘,我要做个很大胆的事情。”

我忽然就明白了——时差党的时间里,现在还是14号。

酸奶买了金,买了真诚之心、与子偕老和海誓山盟。

她说:“帮主是不是和你在一起挖马草?他也在苍山。我想去给他放。”

我说:“好呀我也去围观一下土豪表白!我还没见过与子偕老呢。不过他不跟我在一起啊。”

我跟他们不同阵营,看不到位置。但我敢肯定他这种高富帅肯定不是我这种半夜采草的类型。我就很好奇,他在哪儿呢?

点渣咩进组。

蝴蝶泉。

我有一种不妙的直觉。

这时候,世界上刷了黄字。

“毒经”女侠在苍山洱海对“玉清玄明”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土豪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毒经”对“玉清玄明”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之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苍山洱海共同见证“毒经”女侠这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真橙告白!向天下……

就在黄字刷出来的瞬间,酸奶进组了。

我很想技术性下线——这场景无法直视。

酸奶说:“帮主,你们在放真诚玩么?在蝴蝶泉么?聚义令拉我吧~求围观。”

太虐。

虐到我的皇竹草被一个浩气军爷抢了我都没踩他。

队聊频道,玉清说:“都是朋友,放着玩的。酸奶你来吧。”

然后他在好友频道喊:“情人节已过,单身的汉子妹子不来蝴蝶泉拔羊毛放烟花玩么?”

——我大天策府的智商确实不够用。

——我已经看不懂剧情了。

然后就见满世界的烟花。有酸奶给玉清放的,有玉清给毒经放的,有玉清给酸奶放的,有我不认识的汉子给玉清放的,有路人给玉清放的……总之,不管关系远近,给玉清放的,他都会回放。

等我飞到的时候,已经是满地烟花,队伍也成了团队。25个人满满当当。——玉清人缘还是挺不错的。

玉清又说:

“谢谢大家深夜陪着我这个时差党。玩的愉快就好。”

“大家都是朋友。”

“我玉清在这个区也没什么情缘,只有你们这些好朋友。”

“情缘必死,基友长存啊。”

“来来来我们在烟花里插旗。”

朋友。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酸奶。

激愤之下,我点了玉清宣明交易,250金。——后来一看我只有179金,只能改成了2金5银0铜。

你是不是二百五啊渣咩!——出于义愤而不发恶声,像我这样富有的pvp只能用钱嘲讽他。

他给了我50颗皇竹草。

密聊我:“急着过来看八卦,肯定草被人抢了吧。”

唉。

他是个明白人。

明白人装起糊涂来,天下无敌。

然后,玉清的yy头像改成了去年七夕他和花哥的任务截图,就是“玉清玄明和花哥永结同心”的那一行小字。

【血染昆仑路】帮会亲友群就有人问:帮主,说好的不情缘呢。

他说:哈哈,那会儿年轻不懂事,好感度刷到1314,生死不离还不是离了吗。现在就不情缘啦。

其实,花哥不是玉清的情缘,而是他的女朋友。

他们俩都是时差党,不过不在一个国家,后来就分开了。——是情侣分手的常见原因,吵架,气话,聚少离多,难以和解,就分开了。

玉清跟我讲述的时候,就是这么简洁地概括的。没有任何细节描写,我也无法添油加醋地讲这个故事。

他说,花哥还在玩游戏,去了别的服务器,留下他在这个服务器。

他说他建玉清号,只是因为他女朋友是腐女,看到有张咩咩给花哥梳头的同人图,甚美。

他说,我们能见一面不容易,隔着大洋,可是,我就希望给她梳头。

但他们还是分手了,两人都是铁骨铮铮硬气得很,互相没有一句挽留的话。

直到有一天,他嘻嘻哈哈每天都是转点没品笑话的微博发了一条:只想和你说说话。

我回复:“卧槽被盗号了?”

他差点拉黑我。

我正经地问,为什么不和花哥和好,他说:“打破了平静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

“这是我选的,忍忍就习惯了。”

“渐行渐远渐无书,远远欣赏,也挺好。”

之后,玉清嬉笑怒骂和妹子们打成一片,渐渐赢得了渣咩的称号。

傲血和剑飞都知道这段故事,知道玉清是不会再找情缘的——他的生活里只有朋友和女朋友,不清不楚的情缘,算怎么回事儿?

本来以为毒经酸奶玉清的事儿会在平静的表面下波涛暗涌。

但是,几天后,友频道出现了玉清玄明的刷屏:朋友们,我卖号了,删好友吧。

一片哗然。

有骂着玉清小妖精死没良心不要走的,有说“玉清咱俩的孩子已挂交易行,5金求秒”的,有求道长最后一次合影的,比较多的是“帮主谢谢你带我打竞技场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但酸奶在线,却一直没有说话。

玉清的号是本服最早325毕业的,再加上有大橙武,主要是附魔,声望,外观,什么都不缺,他的号在5173挂了很高的价。

他的号顺利卖出去了,虽然不舍得他,但这个价格让我们都替他开心到顾不上离愁别绪。

问他为什么转服,他说,这个点卡服虽然是老服,高手很多,但比不上月卡服,准备去那边看看。

这个理由很充分,再加上那个令人欢天喜地的价格,大家也都是欢喜地祝福了。

酸奶沉默得不正常。

果然。

第二天,酸奶的号也刷了好友频道:朋友们,我卖号了,删好友吧。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鱼唇的男人们会错把一些妹子的柔弱当成她们的全部,明明都是真·刚烈属性的五彩石转世的好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